莴苣

续命(还有点零碎番外)

即使是突然冒出来的脑洞,它还有番外○| ̄|_
————————
1.唐一白明天在钧天修养的那段不长不短的时间里,两人终于互相表白,也共同享受了一把穿越人士的神奇经历,每天的主要行动就是甜甜蜜蜜、无知无觉地四处泼洒狗粮。仲堃仪自孟章往生后,颓靡不振,即使不去主动注意他们,还是被他们秀了一脸,心里越发苦逼起来。但一次偶然的交流之后,仲堃仪突然发现了一个特别之处,白天二人虽与他和孟章的性情大不相同,但似乎也不是毫无联系,两人竟然是自己和孟章的转世,这个认知终于让仲堃仪在绝望之中找到了那么点慰藉,孟章你看,我们终究还是会在一起的。仲堃仪振作了起来,此生他与孟章再无可能,他唯一所能为孟章做的似乎也只剩下完成孟章未尽的梦想——做一个合格的盛世之君。而死生之后,黄泉之下,仲堃仪等了孟章一世又一世,终于等到了合适的时机与孟章一起步入轮回,再续那一世情缘。
(是的,这其实是一个联锁的前世今生梗。“续命”不仅仅指仲堃仪想拿明天复生孟章并因此引发了一系列事件,还有着白天cp再续仲孟之命完成前世遗憾的意思,白天二人的相遇也有着冥冥之中仲堃仪的执念因素在,私心这样也算一种意义上的HE吧,当然白天经历过转世再生已经算新的个体,他们之间也是一个全新的故事了。。。)
2.唐一白和明天经历完惊心动魄的古代之旅后回到了现代,对于自己与历史上有名的钧天大帝的交集都还有点难以置信。两人特意去查了有关仲堃仪的记录,还在博物馆里看了仲堃仪的文物展,对于各路历史学家一直争论不休的关于仲堃仪棺椁里的神秘合葬骸骨以及仲堃仪那段称的上荒唐的历史缘由都有了自己的答案,也更加珍惜彼此之间的感情。特别是唐一白,或许是仲堃仪与自己有太多的相似之处,仲堃仪的疯狂与绝望他都有所感同身受,也无比庆幸自己能早点意识到对明天的感情,如果他此生也错过了明天,那他的悔恨或许也不会比仲堃仪少吧。。。
(仲堃仪虽然苦逼,但他也算得上白天二人最大的助攻,小明天如果没有遇到危险,唐一白也不会意识到他早就将明天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了,两人或许就一辈子“好兄弟”的过去了。黑土也以他的亲身经历作为反面教材给白天好好上了一课,科科(∗❛ั∀❛ั∗)✧*。)


实在是很喜欢仲孟两人的人设,在乱世之中,如何活下去还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永远是最重要的,相比之下个人情感往往会被下意识压在理智之下,甚至是被完全忽略。仲孟两人称的上是相识于微时,彼此被残酷的环境紧紧推挤在一起,但是你看即使是悬崖峭壁的石缝之间也是会有萌芽的,两人在艰难困境中挣扎求生,孟章给出了他所能给予的全部,仲堃仪也将最初的抱负给了孟章,在他们也没有意识的时候他们都可以说互相交付了最纯粹的自己,这种情感的交互深深扎根在他们心底,如果遖宿没有突然攻打过来,如果他们早点意识到了药中有毒,或许他们真会如很多同人里写的那样涤荡清世家的威胁走上如历史上青山松柏那样君臣相得的状况,在钧天历史上也写下恢宏的一笔,或许结局不一定十全十美,但对于个人来说相比也会少了很多遗憾吧。
可惜世上是没有如果的,他们之间不仅隔着世俗,还隔着生死,世俗可以被打破,生死确是无法被跨越的。对于孟章来说此生他已尽全力,虽有遗憾但无后悔,对于仲堃仪的感情可以说是相当复杂的,但生死之前苦也好恨也好都一并放下了,他太累了。而对于仲堃仪,当心底的种子突然发芽,被独留在这世上的他自然会痛苦到不行却也无可奈何。(太喜欢这种虐土的感觉了╰(*´︶`*)╯)

好了,这个脑洞到这里应该算是彻底完结了,谢谢小伙伴们的支持。还做过一个关于仲孟剑灵梗的梦,有时间也写出来好了。第一次写东西,再次谢谢大家,笔芯(*๓´╰╯`๓)♡

续命(一个脑洞)下

1.人物ooc,情节有bug
2.文笔没有,脑洞一时爽

——————————————————————
仲堃仪的前半生几乎都在汲汲而营,他自负有天纵之才,却不幸被老天圈缚在低贱的出身里,父母因为世家的苛捐杂税贫病致死,他挣扎求生也受尽了百般的挤兑和冷眼,好在尽管生逢乱世又或者正因为生逢乱世才让他最终得以一展抱负完成他成为一代豪杰名士的理想,甚至后来更出乎他意料的被历史的洪流推拱成最后的钧天之主,这人生的际遇还当真是有趣的很。

仲堃仪荣登大宝,像一个真正贤明而伟大的君主那样,他外征鞑虏将遖宿之类外敌驱出国境,他内修刑律用雷霆手段迅速安稳国内朝政,百姓们歌颂他的功德,臣子们敬畏他的威严,他甚至有了一个令人艳羡的后宫,全钧天最好的男人女人都雌伏在他的身下感恩他的宠幸。他似乎得到了他想得到的一切,但是你知道的人心总是不会知足的,高处不胜寒,他突然开始觉的空虚,旧人死的死隐匿的隐匿,只有他一个人在这至高位上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钧天大陆。不知什么时候起,午夜梦回,过往的回忆在仲堃仪的梦里一幕幕回映,从遖宿王战死时的不甘,到天璇王宫三天三夜的大火,到慕容离带着天权王执明的尸身归隐的寂灭,再到他得知公孙乾身死的痛惜,甚至是最初的最初他一直回避的那段天枢岁月。“仲卿。。。”在梦的终点,仲堃仪被这声呼唤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愕然惊醒,梦里的那团绿影却怎么也挥之不去。他告诉自己他不应该后悔的,大丈夫做事向来要敢于取舍,一直以来他都是这样一步一步走上来了,不然这乱世之中他早就死无全尸了,可他的心脏似乎在10年后终于反应了过来似的,空落落的阵痛起来,过去刻意压抑掩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了出来。“仲卿,你于本王是独一无二的”“即使以后本王身边有再多的能人义士,也无法与仲卿相比”只有孟章曾给过他全心全意的信任与保护,那种毫无保留的纯粹再也没有了。他无法克制的去想:如果当初他没有离开又或者当时他带走孟章,他的王或许就能活下来,或许就能。。。

仲堃仪秘密发动了一批人去天枢旧址寻找孟章墓地,孟章在位时间很短,帝王陵寝尚未修缮完成,当时三大世家又急于扶持新的傀儡投靠遖宿,对于孟章不过草草殓葬,后来天枢又经历多番战乱,最终仲堃仪找到的只剩些许孟章的残骸,他把孟章的尸骨小心地用自己的天枢旧衣收殓,放在了自己寝宫的密室里,每每夜里他都要紧紧靠着才觉得在繁忙的政务和虚伪的世俗里得到一丝安宁和喘息。

可是这样还是不够,随着时间的推移,仲堃仪对于孟章的记忆不可抑制的开始衰退,他明明记得孟章注视着自己时的专注,却渐渐辨不清那灿若星辰的双眸里暗藏的情绪,他明明记得孟章一颦一笑,却又渐渐模糊了他的面目,就连那一声声熟悉的“仲卿”都似乎逐渐缥缈起来。这就像是眼睁睁看着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珍宝从你指缝间流逝你却无能为力,仲堃仪慌了,这是他不能接受的。他突然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既然剑器可以留存亡人的灵息,那么他是不是可以。。。他想复活孟章,他想要一个活生生的孟章。

仲堃仪开始沉迷方术,不顾朝臣的反对在国境内遍寻有能的术士,终于在天玑旧境找到一人说或许有办法。术士说孟章当初本为帝王命格却被人无故戕害且没有得到帝王应有的葬仪祭祀,其灵魂无所皈依飘散在天地之间,他可以帮助仲堃仪聚其魂魄,只是孟章肉身已腐,需要重新找一个契合的躯壳来续命。。。

你要问故事的结局?生死之隔又岂是区区人力所能挽回的,失去的终究是失去了。仲堃仪以其滔天的权势和能力聚齐了仪式的所有条件,但仪式的最后孟章的魂灵却拒绝进入明天的身体,对于这一世的孟章来说死亡即是终结,所谓“孟章”的存在早就随着他的身死彻彻底底消散了。趁着防御的一时松懈,唐一白爆发出他强大的运动神经一把将明天抢了回来,因为仪式的失败,明天也终于醒了过来,劫后余生的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而仲堃仪由愣怔到疯狂最后终于彻底地颓唐了下去,华发丛生,仿佛一下苍老了十岁。

再然后,仲堃仪举行了一次盛大的祭祀,他亲自将孟章的魂灵送入了往生道,对于白天二人也没有再为难,等二人养好伤便送他们回归了自己的时空。而仲堃仪此生的情感大底在那次爆发后随孟章的离去一起埋葬了,他重新拾起他帝王的责任,将因自己而动乱的朝政重新导回了正轨,他一生勤政爱民,开创了钧天新的盛世,最终于五十余岁殡天,被后人称颂为传奇的“千古一帝”。

续命(一个脑洞)上

1.《刺客》看的快进和cut,《浪花》只大概了解个人设,所以人物必然ooc,情节可能有bug
2.没啥文笔,但实在喜欢这俩人设,脑洞一时爽

————————————————————

明天觉得最近自己身边有点不对劲,总觉得暗处有谁在盯着自己,也会遇见一些很诡异的小状况,像是晚上在房间睡着,明明门窗都关的好好的却突然会感觉到迎面一股凉风,又像是自己正常走着路却会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给绊一下。明天对此有些苦恼,虽然说不上是什么大事,自己也不相信什么怪力乱神,但到底心里有点毛毛的不舒服。明天咬咬嘴里的糖,下意识地想找他的一白哥倾诉一下,又想起最近唐一白正在准备新的赛季,同时又结识了云朵,两人很聊的来,队里的人都在调侃唐一白和云朵很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一对儿。一白哥是最好的,云朵姐也是很好的,他们在一起的话应该会很幸福吧,明天想,他很希望他的一白哥能得到幸福,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唐一白与云朵言笑晏晏的时候心底又有点酸酸的,是自己一直以来太依赖一白哥了么,或许自己应该学着更坚强一点?明天决定暂时还是不要因为自己的事情打扰到一白哥的好。

这时候的明天和唐一白都还没有意识到彼此的特殊意义,对于唐一白来说,明天单纯可爱,年纪又小,让人不由自主生出保护他、照顾他的心思,他就像明天的哥哥一样。他发觉明天最近似乎有点恹恹的,去问明天怎么了却又得不到结果,身体似乎没什么大碍,最近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自己因为云朵的建议找到了新的训练方向,就一直忙于训练,也许是自己最近太忙了有点忽略他了,唐一白决定比完赛就带着明天和大家出去玩玩,给小孩儿散散心。

事情却出乎意料地开始恶化,明天开始做起了噩梦,梦里总有一个昏黄的暗影缠着自己,一双大手拖拽着自己就要陷进一片混沌的黑暗中,自己每次总好不容易才能挣扎着醒过来。一白哥比赛在即,不能给一白哥添麻烦,明天咬咬牙将这些事情吞了下去,白天面对大家明天还是尽力表现的像往常一样活泼开朗。唐一白有些担心,明天明显不是太好,但这小孩儿犟起来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天唐一白正在游泳馆训练,没有几天他就要离开去比赛了,明天的状况却始终让他放心不下,正满腹心思地游着,却突然有人跑进游泳馆告诉他明天被花盆砸到了。唐一白心急如焚地赶到医务室,小孩儿躺在偌大的病床上额头和脚踝处包裹着白纱布,见他进来,下意识地缩了缩,有气无力地朝他喊了声一白哥。医生说还好明天运动神经不错,花盆及时躲开了,只被蹭伤了额头和脚踝,只是明天最近似乎都没怎么睡觉,需要好好修养一段时间。明天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看他,自己真没用,还是麻烦到一白哥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明天低声说道。唐一白摸了摸明天憔悴的小脸,心疼的不行,没事,你一白哥在这呢,明天,先好好睡一觉吧。明天确实太累了,他呆呆地看了看唐一白,阳光透过医务室的窗子给他的一白哥笼上一圈暖融融的光晕,像一副世界名画,莫名地教他安心,他慢慢地阖上双眼,这一次噩梦没有再缠着他,他的呼吸渐渐悠长终于陷入了深沉的黑甜乡。唐一白陪在一旁,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熟睡的明天,看了很久很久,似乎有什么在他心里开始了萌芽。

之后的几天,明天再没有遇见什么状况了,也许一切都过去了吧,明天开心的想。虽然明天看着越来越好了,但考虑到他的伤势,教练还是决定让他留下修养,明天不开心地皱起了眉,唐一白笑着揉了揉明天的头毛,你还是乖乖把自己养好,三天后看你一白哥给你捧个大奖杯回来。明天点点头,给了唐一白一个大大的笑脸,一口白牙亮闪闪的,嗯,一白哥一定是最棒的。

比赛结果不负所望,唐一白战胜了一直以来的强劲对手,夺得了冠军,鲜花,掌声,媒体的焦点,少女们的尖叫都汇聚到他身上,唐一白却突然感到一阵心悸,深深的不安袭上心头。他撇开人群,顾不上身后的一切,拦住一辆的士直直向学校赶去。他们的宿舍里没有明天,游泳馆里也没有,他颤抖着拿出手机拨通了明天的电话,电话接通了,没等他松口气,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明天班主任的声音,明天上课时突然晕倒了,之后怎么叫也叫不醒,现在人已经在医院呢。

唐一白不知道之后的三天是如何过来的,明天安静地躺在白色的病床上,呼吸清浅,仿佛和上次一样只是睡着了而已,可是三天来不论唐一白怎么呼唤他,怎么同他说话,明天都没有一点反应,医生查不出原因,谁都找不到原因。大家都劝唐一白回去休息一下,这样的不眠不休正常人怎么吃得消呢?可是唐一白哪里能离得开呢,自从那个下午,在那间小小的医务室里,唐一白突然意识到了明天对他的意义,他就再不可能离得开他了。唐一白握住明天的手,感受着微弱的脉搏在他的掌心跳动,明天,快点醒来吧,你的一白哥还有很多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呀。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一个午夜,随着一股阴寒的气流,明天的病床边旋转着出现了一窝黑色的气团,气团中探出一对华丽的明黄锦袖,上面黑色的盘龙纹路栩栩如生仿佛随时要腾飞而起,锦袖里包裹着一双苍白而枯瘦的手掌,它伸向明天,毫不犹豫地将明天整个拖向它的方向。

.tbc